第一周目

来自DDLC中文Wiki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周目主要是和四个女孩中的三个谈情说爱:纱世里优里夏树。这是唯一没有任何恐怖元素的周目,因为莫妮卡还没有开始破坏游戏或改变其他女孩的性格(除了纱世里和她上吊的场景表明了莫妮卡的操纵已然开始)。在整个周目中,游戏似乎只是一个老套的爱情视觉小说。

在这周目中,主角为纱世里、优里或夏树写诗。主角与每个人交流,并与他/她所选择的恋人共度时光;纱世里总会喜欢主角的诗,不管主角的诗为何人而写(因为大部分写诗游戏的单词都会给她加好感度,这让她很难不喜欢一首诗),但后来评论说她知道主角是为夏树或优里写的(假如诗都是为她而写,则默认为优里)。虽然她试图掩饰自己的悲伤,但很明显,失去主角的关注让纱世里感到困扰。

纱世里将是一周目中唯一向主角告白的角色。虽然拒绝她的告白会导致她的心碎,但接受她的告白除了有几句对话不同和一个额外CG外,并没有改变游戏的走向。虽然表面上看游戏还没有被改变,但在一周目的过程中,纱世里的性格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她的性格从快乐、活泼转变为更加忧郁、苦乐参半的性格(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她就从轻度抑郁症变成了重度抑郁症)。莫妮卡在很大程度上暗示(后来又表明)她对纱世里抑郁程度的篡改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一周目将在主角看到纱世里的尸体被绳套吊在房间里时结束,玩家被强制退回游戏的开始界面。

第二天

夏树线

如果主角选择为夏树写诗,第二天主角会发现她在部室的储藏间里找她的漫画。然后主角会接着和她一起度过在社团的活动时间,阅读夏树特别喜欢的漫画《帕菲女孩》。玩家会获得他们看漫画的CG。

当分享诗的时间一到,莫妮卡、纱世里和优里就会评论说和夏树的写作风格很像,而夏树却很慌张,装作不屑一顾的认为主角的诗歌只是 "还行",表现出了傲娇的典型特征。

优里线

如果主角选择为优里写诗,第二天就要读一本她为主角买的书(虽然她否认这一点),选择优里线会展示二人紧密相依共读一书的CG。主角发表评论说书中的主人公让他想起了优里,对此她变得非常尴尬。

当与优里分享主角的诗时,她感到很诧异,但却提供了建设性的反馈意见,让主角考虑并用于改进自己的写作风格。

纱世里线

假如主角选择为纱世里写诗,如果第二天主角睡着了,就会被纱世里唤醒。主角会评价她对主角的照顾比对她自己好,并指出纱世里穿着打扮上的一些缺点,从而引出主角为纱世里扣上校服外套的CG。

当主角和纱世里分享诗时,她表示自己很喜欢,当主角读到她的诗时,主角无情揭露她的诗是当天早上赶出来的。

争论

主角与四个女孩都分享了主角的诗后,主角注意到了正在分享自己的诗的优里和夏树。夏树说优里的诗很 "华丽",优里回应说她的诗很 "可爱",冒犯了夏树。然后,两人争论他们的写作风格,最终导致夏树指责优里试图取悦主角。受到侮辱的优里告诉夏树,她只是嫉妒,但夏树的回应只是让优里不要再自作多情。争吵最终演变成了一场全面的争斗,优里嘲笑夏树可爱,夏树则指责优里垫高了自己的胸罩。然后主角要决定如何回应。在接下来的写诗游戏中选择的角色会额外得到5点好感度。

如果主角同意夏树的意见,她就会变得很高傲,很高兴地接受主角的意见,直到优里不高兴时,主角责备了她。于是夏树勉强向优里道歉。

如果主角同意优里的意见,就会告诉她夏树的写作风格不应该被嘲笑,优里也表示了歉意。然后主角告诉夏树,她太过分了,却被她反驳,说是优里先挑起的争执。莫妮卡出面提醒夏树,优里已经道歉了,催促她也道歉,但夏树显然因为主角不支持她而生气,离开了房间。

如果主角选择向纱世里求助,她会称赞两个女孩的写作风格,但也不小心造成了更多的尴尬场面,让优里和夏树都变得害羞。然后主角在莫妮卡面前称赞纱世里。

第三天

夏树线

第三天,夏树发现莫妮卡把漫画都搬到了架子的最上面,她不得不想办法拿到漫画。这时会给予玩家一个CG,主角扶着椅子,而夏树则抓着那盒漫画,位置几乎可以让主角看到她的裙底。拿到盒子后,她就要求主角帮忙拿走,但她低头一看,觉得主角在看她裙底,就改变了主意。在这种情况下,她的愤怒挣扎让她摔倒,她落在主角身上,导致主角不小心压出了一页折痕。她没能消除折痕,于是哭了,主角决定帮她收拾残局,让她振作起来,这导致她告诉主角,他对她很好,这让主角感到奇怪,因为这对她来说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

分享诗时,夏树比第二天更加心慌意乱,勉勉强强地承认了自己喜欢他的诗。

优里线

第三天,优里和主角继续从上次中断的地方开始阅读。优里因经常背痛,要求靠墙坐在地上,而非桌子旁。主角提出这是因为她的读书姿势不好,优里尴尬地附和着。优里去和主角喝茶,但莫妮卡插话,表示这事一个人就能完成,优里冷冷地回应说这与莫妮卡无关。到了外面,优里马上就后悔说了这句话,主角安慰她。优里注意到主角对她的好,并表示自己喜欢和他做朋友。当他们回去后,优里表示自己不能一边拿着巧克力一边拿着书,迫使主角喂她,在这个过程中玩家会获得一个CG。当主角喂她巧克力时,优里会感到尴尬,但莫妮卡在其他事情发生之前打断了他们。

在分享诗歌时,优里对主角的诗歌更是赞不绝口,指出了主角使用的和能使用的各种技巧。

纱世里线

第三天,纱世里要求主角帮助她寻找她和莫妮卡计划为学园祭制作海报的用品。在他们寻找一间空教室时,她解释了活动的计划,并展示了一场诗朗诵。当他们找到了房间后,纱世里立即发现了一盒蜡笔,然后掉了一个。当她弯腰去捡的时候,头撞到了架子上。主角提议自己去找些冰凉的东西敷在她的头上,这时会给玩家一个纱世里拿着一瓶苹果汁放在她的头上冰敷的CG。随后,纱世里说自己很怀念和主角一起长大的时光。

在分享诗时,纱世里表示自己又一次被打动了,她喜欢看主角写的诗。然后,主角承认,当他一直在想纱世里的时候,他的诗写得更好,这让她震惊。

第四天

第四天,当主角进入部室时,发现纱世里茫然的盯着她的桌子。当主角问她怎么了时,纱世里急忙打发他,这让他很担心。主角先是向莫妮卡询问她的情况,但莫妮卡表示自己并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但她还是过去和纱世里交心。

夏树线

当夏树找主角说要看她的漫画时,主角也问她关于纱世里的事情,让她看起来很嫉妒,也有点生气。不过,在深入了解之后,夏树冷静下来,安慰主角说,因为纱世里是他最好的朋友,如果真的有问题,纱世里会亲自向主角提出。

在分享诗作时,夏树似乎终于承认自己喜欢主角的诗,甚至拿主角的诗作与自己的技艺相提并论。然后她恳求主角告诉她,她是个好作家。当主角向她索要诗作时,夏树变得非常忐忑,不给他看,声称这是一首糟糕的诗,但她最终还是屈服了,把诗交给了主角。据悉,她的诗其实是关于主角本人的,所以她才会紧张地交出诗。当主角想归还时,夏树羞涩地拒绝了,说自己不想要。

纱世里合注意到主角为夏树写的诗,显然是被某些事情弄得心烦意乱,但还没等主角说什么,她就提前离开了教室,称自己很累。

优里线

莫妮卡过去和纱世里说话后,主角发现优里从书后面盯着他看。当他向她询问纱世里的情况时,优里表示自己也注意到了纱世里的怪异行为,并告诉主角纱世里可能对他怀有感情,纱世里很幸运能有他这样的人关心她。

在分享诗歌时,优里称赞主角在写作上的进步。随后,她与主角谈心,讲述了自己对书和书里面的人物的喜爱,以及自己因为自卑而无法与人交谈。她还告诉主角,这些感觉都是因为主角把她当作其他人一样对待而消除的。与夏树不同的是,她极度渴望展示自己的诗,但与夏树的诗一样,这也是为主角写的。当主角读完她的诗时,她变得慌慌张张,不敢正眼看人,但主角却安慰她说他喜欢。和夏树一样,当主角把诗还给她的时候,她会把诗给主角,让他收下。

纱世里的反应和主角追求夏树时一样。

纱世里线

在分享诗歌的时候,纱世里表示这是主角目前为止最好的诗歌,但当主角又问她怎么了时,纱世里却开始流泪,问主角为什么选择不和其他女生做朋友。主角称自己和纱世里有一种共鸣,但纱世里只会更伤心,说如果主角转去和其他女生说话,她会更轻松。主角担心的时候,纱世里很快就结束了这段对话,回家了。

普通线(沙滩之诗)

如果优里或者夏树对主角的诗不是很喜欢或者讨厌,她们会写一首以沙滩为主题的普通的诗。

学园祭的准备工作

在分享了诗歌和纱世里离开了部室后,莫妮卡开始了她的准备工作,给她的每个成员分派任务来准备学园祭。莫妮卡将印刷宣传俱乐部的小册子,纱世里将帮助她设计,夏树将烘焙纸杯蛋糕,优里将制作横幅来营造部室的氛围,主角自己决定该帮助谁。

如果主角选择帮助莫妮卡, 夏树和优里立即反对并告诉莫妮卡她的工作最轻松;此外,纱世里已经在帮助她了。莫妮卡为自己辩解说,是主角自愿选择了她,但夏树指责是她吓唬了主角才选择了她,而优里则说她选择主角是别有用心的。这使得莫妮卡进一步为自己辩护,反驳他们两人也有不可告人的动机。然后,夏树和优里告诉莫妮卡要更负责任一些,说独自一人工作会降低她们的工作质量,文学部的资源应该被公平分配。莫妮卡最终屈服了,尽管她同意他们的观点,但她很难过,因为她不能花任何时间和主角在一起。

如果主角选择了纱世里,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夏树和优里再次声明纱世里和莫妮卡将会一起工作。因此,她需要的帮助最少。

如果主角选择了夏树,她会变得很高兴,尽管她一开始声称并不需要任何帮助。优里开始消极攻击,说她已经习惯了独自工作。夏树注意到优里再次不高兴,开始赞扬她的才华,试图让她振作起来,这让每个人都感到惊讶。然后主角和夏树交换了电话号码。

如果主人公选择了优里,她会大吃一惊,再次惊慌失措。夏树声称不关心主角的决定,但每个人都知道她为此感到痛苦。优里试图让夏树振作起来,称赞她在烘焙方面的天赋,这似乎奏效了。然后主角和优里交换了电话号码。

星期天

主角在和夏树或者是优里共处之前,决定先去看看纱世里。然后纱世里向主角透露,她一直有严重的抑郁症。主角被吓了一跳,试图帮助纱世里,拥抱她,并提出要陪她度过学园祭那天。之后,他提议放弃与优里或夏树的 "约会日",但纱世里告诉他不要这样做。

夏树线

主角回到家后,夏树很快就到了,他让她进了自己的家。两人开始烘焙,但当夏树嬉笑着想用糖霜弄脏主角时,玩家会获得一个他双手抓住夏树的CG。然后主角将手指上的糖霜舔掉,这让夏树感到震惊和尴尬。之后,当他们烤完后,夏树叹息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和主角好好共处了。主角同意了,并提出改天再来。夏树说自己也有同样的感觉,大概是想吻一下,但被纱世里打断了。

优里线

主角离开纱世里家后,发现优里已经在他家等他了。两人进屋后开始准备横幅的物品。为了剪彩带,优里拿出一把小刀,接着告诉了主角她对刀的痴迷。当主角离开去取水回来时,发现优里正满足地拉下袖子。这可能是暗示优里的自残行为,在主角还没来得及继续追问前,优里快速地结束了对话。最后,主角不小心把颜料弄到了优里的脸上,玩家得到了他用湿毛巾给她擦脸的CG。当完成横幅时,优里表示希望能和主角有更多的时间相处。主角建议改天再来,感激的优里向主角靠近,大概是想吻一下,但被纱世里打断了。

纱世里的表白

纱世里打断了优里或夏树的谈话后,她们变得慌慌张张,赶紧回了家。然后纱世里开始哭泣,承认她为主角花更多的时间与优里或夏树在一起感到难受。然后纱世里向主角坦白了自己的真实感受。

如果主角接受了她的表白,玩家就会得到纱世里和主角拥抱的CG。主角安慰纱世里说,他会和她在一起,帮助她渡过难关。纱世里犹豫着接受了这一点,然后离开。

如果主角拒绝了她的表白,纱世里就会变得伤心欲绝,尽管她想接受一切又回到了从前,但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痛苦地大叫起来。主角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她就跑了。

星期一

在学园祭那天,主角进入了部室,只有莫妮卡在里面。莫妮卡透露她知道纱世里和主角的关系。当主角读到纱世里不同以往的病态癫狂的诗时,他感到震惊和恐惧,随即冲向她的家,然后他发现她已经上吊自杀了。游戏突然终止,第一周目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