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树

来自DDLC中文Wiki
(重定向自Natsuki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图集

立绘

夏树(ナツキ)是心跳文学部的五个角色之一,文学部的五个部员之一,也是玩家可以为之写诗的三个角色之一。

Natsuki

角色形象

夏树有着又短又直,呈淡粉色的头发,刘海右侧别着一个红色沙漏状的发卡,两条红色丝带组成了两个小小的双马尾。同时在某些立绘中,能看见她的小虎牙。

就像游戏中的其他角色一样,夏树穿着传统的校服,穿着一件暖灰色外套,棕色毛衣背心,下面是一件白色有领衬衫,配有一条红丝带,还有一条深蓝色的裙子,白色及膝短袜和带有天蓝色尖端的白色室内鞋。

如果玩家在一周目的第三天选择了她的路线,即学园祭前选择去帮她,玩家会看到她的私服。她会穿一件黑色镶边的浅粉色褶边裙子,一件短袖白色衬衫,在胸部左侧饰有淡粉色猫脸,袖口边缘带有淡粉色饰边。在衬衫下面,可以看到两条黑色的肩带。

她是文学部中最矮的角色,这个特点导致人们普遍将她误认为是一年级学生。她的身材矮小被认为是因为她比其他角色年轻,也可能是她营养不良的结果。

角色性格及经历

夏树一开始看起来是个豪爽、直率、暴躁、看似傲慢的女孩,但这只是因为她缺乏安全感,她的内心是可爱柔软的,莫妮卡将她归类为一个典型的傲娇。虽然她很冲动,口不择言,但夏树真的十分关心朋友,即使明显处于愤怒中,也不喜欢与人打架或争吵。在游戏过程中,可以看出她很担心优里,有一次,她给了主角一张纸条,让他帮助优里,因为担心自己说出来的话会引起更多的争吵。夏树非常固执,很难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想要的东西。当一再受到挑战时,她常常会变得尴尬、结结巴巴,然后咄咄逼人,最后干脆大哭起来。


夏树在校外的时候表现得不那么咄咄逼人,比较放松,她去主角家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了。此外,她的烘焙技术也是众所周知的,在主角刚到文学部的时候,她就做了美味的纸杯蛋糕,还有学园祭的时候,她也会做蛋糕。


如果玩家在一周目中选择帮助夏树参加学园祭,她的衣服会是一条粉色的流苏短裙和一件纯白色的衬衫,上面有一只猫。主角也会使夏树承认自己喜欢可爱,因为他表示她穿这种衣服不可能不被认为可爱。他们一起烘焙,主角舔了粘在她手指上的糖霜时,她立马面红耳赤,并声称:"你真的不应该对女孩子做那种事......除非你真的喜欢她们...... "当主角询问她的时候,这个话题马上就被抛到一边,两人又继续做纸杯蛋糕。在主角家门口即将分别时,夏树把脸贴近主角的脸,但他们被纱世里打断了,之后她找了个借口迅速离开了。


夏树可爱的内心还涉及到对漫画和动画的喜爱,尤其是那些生活片段类和烘焙类的作品。她曾因为不想被嘲笑而将自己的漫画收藏存放在文学部,另一个原因(暗示)是父亲会生气,虽然部里其他人显然知道她的兴趣,但她仍遮遮掩掩。夏树也喜欢可爱的东西,比如有猫脸的纸杯蛋糕,而且更喜欢用比较可爱、快乐的文字来写诗,不过她自己的诗还是写一些悲伤的事情,比如因为主角的爱好而被迫害。


夏树认为,用简洁的语言表达深刻的主旨是很重要的。她简约的写作风格让她与风格比较华丽的优里产生了矛盾。在一周目中,主角将在优里和夏树就写作风格发生争执后,站在夏树或者优里那一边,或者向纱世里求助。选择优里会引起夏树的不满,主角试图与夏树交换诗时,夏树会立刻赶走他。如果玩家叫纱世里来化解局面,纱世里会夸奖优里和夏树的文笔和能力。之后争吵就会化解,优里和夏树都会对纱世里的回应感到满意。她还会拿自己的身材和优里做比较,这让主角说有些人就喜欢她这种娇小的身材。

夏树讨厌别人说她 "可爱",即使她做出可爱的行为或做可爱的事情,她也会否认别人与此有关的说法;不过,一旦知道别人不会嘲笑她,她就会更自在地暴露自己可爱的一面。夏树讨厌自己不被别人认真看待,不管是她的写作、她的爱好,还是她的整体举止。她很可能为自己和自己的爱好感到羞耻,因为她的同学对她评头论足,也因为暗地里父亲对她的虐待,这些使她的暴躁成为一种应对手段。在一首秘密诗“Things I Like About Papa”中也暗示了这一点,这首诗很可能是她写的。


这些都说明她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极度渴望被别人关注和肯定。其中一个例子是在第三次的诗歌分享中:如果夏树喜欢玩家所有的诗,她会直接问主角是否认为她的诗是最好的,然后很快就转变为她求主角说是自己的诗是最好的,即使他讨厌这些诗。


在二周目中,如果玩家给夏树写诗,主角会和夏树一起看漫画,中途她会睡着。主角会试图唤醒她,她会故障,眼睛和嘴巴都被大量的黑色像素覆盖,对话也会扭曲。莫妮卡会找到他们,问夏树有没有事,夏树没有反应,莫妮卡会扔给她一根能量棒让她吃。然后莫妮卡会告诉玩家夏树营养不良,这有可能是因为她父亲的虐待。这也可能是她身高不足、身材矮小的原因。


如果二周目中选择给优里写诗,夏树会立即表现出对主角与优里相处的嫉妒。她会给主角看她的诗,这首诗是用Base 64加密过的。然后她会开始问玩家是不是只想让她受苦,并告诉玩家不要再和优里混在一起了,而应该和她一起度过。一段夏树的扭曲版"Okay, Everyone!"会响起,她的眼睛会变成一大团黑色像素块,鲜血会从夏树的脸上流下,仿佛她在泣血一样。然后她会大喊"陪我玩!!!"随后夏树的脖子会突然折断,并且会冲向屏幕。然后屏幕上会显示一个黑色的图像,上面有倒着的"END"字样。不过,当再次启动游戏时,那一幕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持久的后果,夏树依然完好无损,文学部似乎也基本正常。


在优里自杀后,她来到部室里,随即发现了优里腐烂的尸体。她会大喊,尖叫,因为恶心而呕吐在制服上,然后跑开。莫妮卡随后找到了优里,并将迅速删除优里和夏树的文件。莫妮卡还吃了夏树做的纸杯蛋糕,只是她的名字已经变成了一堆乱码。随后莫妮卡便会开始三周目

喜欢的词

一周目
  • Anger, Anime
  • Blanket, Boop, Bouncy, Bubbles, Bunny
  • Candy, Cheeks, Chocolate, Clouds, Cute
  • Doki-Doki
  • Email
  • Fantasy, Fluffy
  • Games, Giggle
  • Hair, Headphones, Heartbeat, Hop
  • Jump, Jumpy
  • Kawaii, Kiss, Kitty
  • Lipstick, Lollipop
  • Marshmallow, Melody, Milk, Mouse
  • Nibble, Nightgown
  • Papa, Parfait, Peace, Pink, Playground, Poof, Pout, Puppy, Pure
  • Ribbon
  • Shiny, Shopping, Skipping, Skirt, Socks, Spinning, Sticky, Strawberry, Sugar, Summer, Swimsuit
  • Twirl
  • Valentine, Vanilla
  • Waterfall, Whisper, Whistle
二周目
  • Adventure, Amazing, Awesome
  • Beauty, Bed, Bliss
  • Charm, Cheer, Childhood, Clumsy, Color, Comfort
  • Dance, Dazzle
  • Excitement, Extraordinary
  • Family, Feather, Fireflies, Fireworks, Flower, Flying, Friends, Fun
  • Happiness, Heart, Holiday
  • Laugh, Lazy, Loud, Love, Lucky
  • Marriage, Memories, Music
  • Nature
  • Ocean
  • Party, Passion, Play, Precious, Promise
  • Rainbow, Raincloud, Romance
  • Sadness, Silly, Sing, Smile, Sparkle, Special, Sunny, Sunset, Sweet
  • Together, Treasure
  • Vacation
  • Warm, Wonderful

细节

  • 游戏中暗示了夏树有一个会虐待她的父亲,一周目中是精神虐待,而二周目范围扩大到了极端的身体虐待。
    • 夏树更喜欢待在文学部而不是待在家里,她很担心如果有新人加入文学部,她将不再是重要一员,因此她甚至会要求莫妮卡提前告知她会有新成员加入的事情。
    • 夏树暗示过她的父亲觉得漫画很幼稚,她对父亲发现她看漫画后的可能的行为感到害怕。
    • 夏树的父亲要求她在一个规定时间前必须回家。
    • 二周目中,莫妮卡对夏树的负面特征进行了扩大,可能包括了夏树的父亲对她的虐待加剧,从夏树粗体的评论“如果我爸看到这个,他会把我屎都打出来”,还有莫妮卡的“猜测”中可以得出夏树身材矮小的原因可能是她的父亲没有给她足够的饭钱,也没有给她饭吃,导致她营养不良。
      • 与此相关的一点是,剧情中有提到过莫妮卡给夏树一根能量棒,莫妮卡说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所以她总在包里放上一根能量棒以备不时之需。
    • 夏树的不安全感是她自夸的原因,也是她傲娇性格的成因,当她去寻求别人的认可却受到了嘲笑时,她会习惯于自夸以获得被认同感(这通常被认为是受虐儿童的一个常见症状)。
    • 如果玩家在二周目的学园祭准备的前两天都在为夏树写诗的话,优里和夏树之间的互动会在学园祭前一日变得更加诡异:夏树为昨天的咄咄逼人而道歉,但优里只是回了一句“没人在乎你,你为什么不去外面的自动售货机下面找找有没有硬币?”,夏树非常震惊、生气,欲言又止,随即哭着跑出了文学部。尽管如此,那一天的分享仍然会继续,夏树也仍然会给你看那个纸条,试图让你帮助优里,说她怀疑莫妮卡。而优里的嘲讽再一次印证了夏树的父亲对她的虐待。
    •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通过将现实世界中受虐者的不安感和这种关系开始的原因联系起来后,我们可以发现,夏树为了不让自己饿肚子,强迫自己回家吃晚饭;她对自己发育不全的体型和身材感到不安;她还吹嘘自己可以通过一些小小的举动来克服身体上的缺陷。他的父亲可能会批评她发育缓慢并且想让她吃下所有提供的食物,这样一来,夏树就不会更加依赖父亲、更加消耗他的时间精力等。
  • 夏树的语言和诗歌都凸显出了她孩子气的一面。
  • 夏树在芭菲女孩中最喜欢的角色是米诺里,夏树说那是一个运气非常不好的女孩。
  • Dan Salvato说他们本来打算为夏树添加更多样的性格,但最后这个提案被放弃了。[来源请求]
  • 夏树是唯一一个没有死亡CG图的人。
    • 在二周目,夏树崩坏时脖子折断了,这被认为可能是夏树的自我毁灭,但这一行为的后果只是暂时的,重启游戏后夏树依然存在。
  • 夏树呕吐的立绘很可能是受到了“vomit-chan”的启发,“vomit-chan”是著名的梦日记粉丝艺术,主角是游戏主角附窗子,这个作品描绘了她试图抑制呕吐的样子。
  • 夏树的角色文件可以转换成一个.png文件,将其反色,然后投影在一个圆锥体上,就会显示一个没有瞳孔的金发女人。

参考资料